不如陪我消遣

很糟糕的地方

【请大家放心】LOFTER没有无差别封号和封禁文章!LOFTER的审核标准没有变化!

LOFTER官方博客:

下午收到用户反馈,LOFTER内大量用户的文章和账号无故被封禁。该现象系反垃圾处理系统在审核处理谣言内容时产生了部分误伤,现在已经开始将误封禁内容逐一审核解封,请大家耐心等待。




请大家放心,经跟审核部门确认,LOFTER近期审核标准没有发生变化,请放心使用LOFTER!目前审核系统已经修复。我们的审核标准保持不变,大家可以继续在LOFTER正常的发布内容!



Inception:

想总结,主唱这些年,以531为蓝本,或以531为灵感,创作的歌曲。


#禁转任何平台#

Inception:

终于结束的起点

始于2012的时间线,to be continued.


20161230update:谢谢消遣同学的TIPS,更新点点,还有今晚的抽歌环节:)

20170126update:继续查漏补缺,时间线似乎可以往前推移。

20170203update:继续查漏补缺,那么,就让时间线未完待续吧。

20170215update:今天看到14年2月大船首尔场的repo,有点扎心,而同月伦敦场的海绵宝宝“COME OUT”也不再那么喜剧。


#禁转任何平台#

Inception:

不完全统计主唱2010-2011年,两年间删除的微博。

统计方法:比对主唱贴吧精华区微博存贴与主唱现存微博,精华区可能有遗漏,故该统计也存在缺失可能。

两年间主唱一共删除277条微博,广告宣传相关是145条,现存305条微博。

被删除微博的最高频词汇是——怪兽,共37条。


和531相关被删除的微博见图1,所有被删除微博见图2。


图有些大,附上EXCEL:

http://pan.baidu.com/s/1eSzcATs 【6g9d】

擂文大大的洞仙歌及一世真目录

壹贰叁肆:

马一个
止陌:



终于在手机浏览器死机三次后艰难的完成了整理。感谢擂文大大没有放弃,没有坑掉,为我们奉献了一部这么好的作品。也感谢各位文评大大的精彩点评,由于手机实在太难搞,所以所有的图片、视频以及文评都是擂文大大的转载后地址,请见谅。







洞仙歌: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HE完结)



 



洞仙歌番外:



 



清平乐(上)    清平乐(下)    蒙大统领的疑惑    鸽子蛋    一梦金     点绛唇(上)     点绛唇(下)    麒麟归    醉春风(上)    醉春风(下)







一世真: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HE完结)    后记



一世真番外:   除夕    梅廊







一世真相关漫画及图片:



“他喜欢过的” BY SemiMage



一世真•林殊场合x4 BY SemiMage



蔺晨阁主 BY 百日



殊琰 BY egg uncle



一世真第十章条漫 BY 橡树洞



一世真第三十九章条漫 BY 橡树洞



一世真条漫(虐向) BY 橡树洞



殊琰(生日贺图) BY 我敬你们是双汉子







一世真相关视频剪辑:



一世真BY 语焉不详



一世真《预告向》BY 语焉不详







一世真相关同人:



《一世真》同人:执手眠 ——来自一个读者的献礼 BY 琰琰de莎糖酥



山河录 BY 是我心言关山横槊







一世真书评:



也论静妃-景琰母子关系 BY hollyfrost



一世真中最悲情人物:蔺晨 BY hollyfrost



献给伪装者的花束 BY L.



一种不变的真——一世真 BY 沐三歌



读罢的零言碎语 BY echo-XH



错位 BY 莫染_



一世真〔二十四〕论林殊的愛(二) BY 念北



真情与善意(一)谈《一世真》林殊 BY 是我心言关山横槊



真情与善意(二)谈《一世真》祁王 BY 是我心言关山横槊



一世真文评:寂寞满地 相思入骨 之上篇 BY 殿什么下



一世真文评:寂寞满地思入骨 之下篇相思 BY 殿什么下



也谈 一世真 林家小殊被成长史和殊琰感情成长史 第一阶段 BY 殿什么下



再谈一世真里林家小殊被成长史和殊琰感情发展的第二阶段 BY 殿什么下



白月光还是朗朗白日-小议《一世真》祁王I  BY 殿什么下



走下神龛依旧是标杆-小议《一世真》祁王篇II BY 殿什么下



Crucify My Love 以及那之后的故事-苏靖《一世真》大结局文评 BY 殿什么下



終於理解為何看完一世真都寫會落落長的心得 BY 柏阿橘



【文评】我寄人间雪满头 BY echo



文评:命运在人心之中 ——读《一世真》里的宿命感 BY 落雪幽籣



文评:心若向阳 ——记《一世真》林殊 BY 落雪幽籣



比美满更圆满 ——读《一世真》终章 BY 落雪幽籣



一世真文评之林殊(1) BY 疏影



一世真文评之林殊(3) BY 疏影



一世真文评:任是无情也动人 BY 疏影



一世真 文评 BY 佚名



一世真文评:此情至重,不可言说 BY 琰琰de莎糖酥



《一世真》观后记 BY 荣阿八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目录)

壹贰叁肆: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


作者: @笑客来 


cp:明楼(伪装者)×明诚(伪装者)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 楔子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一)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二)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三)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四)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五)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六)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七)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八)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九)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十)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十一)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十二)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十三)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十四)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十五)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十六)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十七)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十八)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十九)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二十)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二十一)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二十二)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二十三)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二十四)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二十五)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二十六)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二十七)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二十八)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二十九)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三十)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三十一)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三十二)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三十三)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三十四)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三十五)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三十六)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三十七)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三十八)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三十九)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四十)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四十一)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四十二)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四十三)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四十四)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四十五)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四十六)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四十七)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四十八)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四十九)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五十)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五十一)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五十二)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五十三)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五十四)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五十五)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五十六)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五十七)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五十八)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五十九)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六十)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六十一)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六十二)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六十三)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六十四)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六十五)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六十六)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六十七)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六十八)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六十九)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七十)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七十一)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七十二)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七十三)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七十四)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七十五)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七十六)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七十七)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七十八)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七十九)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八十)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八十一)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八十二)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八十三)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八十四)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八十五)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八十六)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八十七)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八十八)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八十九)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九十)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九十一)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九十二)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九十三)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九十四)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九十五)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九十六)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九十七)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九十八)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九十九)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一百)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一百零一)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一百零二)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一百零三)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一百零四)


[伪装者/楼诚/abo]地狱轮回(一百零五)


--------------------------------------------完结---------------------------------------------------

【信兽】没有翅膀的天使

万梗齐发 说不出是谁最可悲 是哪个决定最荒唐

耗:

陈信宏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他真的看见了。在最后一场,RE:168演唱会上固定的安可趴,唱那首最近这么多场演唱会已经唱烂了的《后来的我们》时,他仿佛,不是仿佛,他确认自己看到了温妈妈。



他已经不记得上一次看到温妈妈是什么时候了。是告别式,还是几个月前去医院探望?还是,根本就是十二年前,温妈妈还常常带着便当来探班的时候。他不记得了,但是台下那个微笑的站在人群里,虽然没有拿蓝色荧光棒,却那么温柔的冲他微笑的人,和当年他第一次去温尚翊家,那个在很晚的夜里微笑着给他们开门的人,是如此的相像。陈信宏一瞬间有点恍惚,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想偏头去看右侧的温尚翊,但他又怕自己一移开眼,就再难在灯火璀璨的人群中找到那个怀念的身影。



他选择继续看着温妈妈,握着麦的手微微颤抖,轻轻松开,再用力握住。他几乎是打算全程对着温妈妈唱这首歌了,什么固定的走位,设计的环节都不重要了。他只想好好的为温妈妈唱这首歌,这首写的时候让他撕心裂肺,却在一次一次演唱会上用力撕开伤口再用力用歌声掩盖一切的歌,这首他已经唱到麻木的歌,这首温妈妈愿意听的歌,这首温尚翊写的,却也是他送给温尚翊,不存在的歌。





“然后呢/他们说你的心似乎痊愈了/也开始有个人为你守护着/我该心安或是心痛呢”





这是这九场演唱会开到现在,他第一次感受到温妈妈,可是,为什么是这首……陈信宏边唱边无法控制的在心里想。前几天的告别式上,在温家亲戚家属致意哀悼完毕,他慢慢地走向灵堂中央,看着躺在鲜花中的温妈妈,她是那么的安详,仿佛只是继续陷在沉睡中,但是这一次温妈妈真的再也不会醒来了。



得到消息时,温尚翊的反应很大很大,他记得那天晚上他打给士杰询问情况,士杰哽咽着断断续续的说了怪兽的状况,他心里揪着痛,但是那痛远抵不过怪兽撕心裂肺的万分之一。



一样是沉睡,一种是希望,一种是绝望。



他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这是最后了,他想,即使在心里他也应该要对这位关爱了他很多、帮助了他很多,几乎是除了自己父母对自己最亲的长辈说些什么。



然后他微微抬头,却看到了站在对面,站在温妈妈那副巨大照片下面,神色悲伤的温尚翊。



他又一次站在自己对面,虽然他已经记不得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了。但那个一向和他比肩作战的人,现在和他隔得好远好远,已经不是银河里的尺寸可以丈量。在他身旁,有人轻轻搀扶着他,默默安慰着他,那个人,却不是自己。





“而那些昨日/依然缤纷着/他们都有我/细心收藏着”





阿信一鞠躬起身,温妈妈在照片里笑的那么灿烂,和记忆里一样美丽。说实话,第一次去怪兽家时他心里是有小小忐忑的。正式认识温尚翊的第一天,他只知道温尚翊一向是资优生,他的家长对他的期许一定很高,要求一定很严吧,这么晚去他家打搅,虽然对方一直说着没关系没问题,陈信宏还是有一点点担心。



但是后来,什么都不用说了,他们在那个小房间里,寒来暑往度过了那么多日夜,他吹着那个小房间的空调,睡着那个小房间里窄窄的榻榻米,玩过那台现在看已经是古董的台式电脑,翻过那里每一本漫画书,当然什么数学一样的课本也没少在那里翻啦,还是被人逼着的。一瞬间他想起了很多很多事情,想起了那些年里吃温妈妈做的饭、切的水果,在温妈妈的帮助下改造怪兽的小房间,给温妈妈提各种无厘头的建议,还都被改善并且付诸行动了,比如那个铁球流理台……



可能是回忆太多太美,他就这么捻着花站了好一会儿才想起继续鞠躬。



深深弯下腰的时候,他脑海里依旧印着温妈妈那张明显是从旧物中翻出来,好好修剪放大的照片。他想起昨天晚上练团怪兽请假和阿沚提前离开,他想着那个白天怪兽身体不适,被阿沚强行打断练团拉出去找营养师。他突然意识到,可能只有回忆是还唯一属于他的,是温妈妈留给他独一无二的,没人翻得出、看得到,抢得走的。



至于其他的,



“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为什么是这首呢?为什么?





“只期待/后来的你能快乐/那就是后来的我/最想的”





“温妈妈,我和怪兽,会互相照顾的,请您放心。”



他说谎了,他知道温妈妈知道,他说谎了。



他想起最初他们决定要复刻演唱会时想的,“回忆回不去的,但你一起来了。”可是真相呢?你的过去五彩缤纷我都有参与,你的未来依旧灿烂,却不再有我的身影。你知道,我知道,温妈妈是不是也知道了?





“后来的我们/依然走着/只是不再并肩了/朝各自的人生追寻了”





陈信宏又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声线,他微微颤抖的有些哽咽,还好是这一首,即使有情绪波动粉丝应该也可以理解,虽然这理由连他自己都说服不了。



演唱会筹备期开会讨论歌单的时候,是有人提过Final Home唱《让我照顾你》的,没有人有什么意见,作为团长的温尚翊也就点点头,准备备注在rundown上。但是一直低着头在纸上胡写乱画的陈信宏却突然半开玩笑似的插了一句:



“《让我照顾你》接《终于结束的起点》吗?”



所有人都被这句话噎的愣住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句本该是在心里默默吐槽的话怎么就这么不经大脑的脱口而出。怪兽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他就干脆低下头去,假装什么也没说。而最后练团的时候,这首歌的谱也不在助理交给他的那厚厚一沓纸里,他也就直接忘记了这个小插曲。



而现在,回忆总是这么见缝插针。





“用新的幸福把遗憾包着/就这么朝着未来前进了”





温妈妈,怪兽他现在很好,他身边有很爱他的人照顾着,他有了新的幸福,您放心吧。陈信宏在心里默默地想,如果温妈妈挑这首歌听是因为知道他说谎了,那他现在也终于有了解释。





“别回头看我,亲爱的。




至于我,温妈妈你也不要担心了。我也很好,好到疯掉。他想起自己写《终于结束的起点》的歌词时,几乎是孩子气的一字一句的把温尚翊的爱情宣言赌回去,他想起自己前一段时间巡演几乎是在放肆的宣誓主权,他想起怪兽这一年来对他所有任性的包容,他怎么还会不好呢?



温妈妈,真的不用担心。怪兽会被照顾的很好,我也会把自己照顾好,我们都会好好的,至于是不是“互相”,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在某处/另一个你留下了/在那里/另一个我微笑着”





温妈妈,你一定也会在那个某处吧,那个没有遗憾,那个只有欢笑,只有我们的某处。那里,会是天堂吗?





“另一个我们还深爱着/代替我们永恒着/如果能这么想就够了”





那里,一定是天堂。





陈信宏的眼眶很烫,他已经快控制不了眼角的泪水了。他掩饰的闭上了眼。



再睁开,那片熟悉的蓝色潮汐依然在随着音乐的节奏摇摆、跳跃,他慌张的望向人群,一个个或是充满欢笑和期待,或是暂时被这首歌的氛围所带动面含泪痕,或是跟着音乐用力唱用力呐喊的人……一个个,陌生的人。



他们是他最珍惜的人,是他的歌迷,是支持他在这条坎坷的路上继续走下去的力量。但是现在,他们只是一个个无关的外人。就像他自己,无法站在温尚翊身侧的自己,无法跟去医院只能在深夜和其他兄弟一起传一条简讯问候的自己,无法留下帮温尚翊打理事情只能抱着回忆先行离开的自己一样,是外人。



他终于偏了偏头,看向自己右侧,玛莎的侧脸被头发遮住看不清表情,不过想也知道,这种弹了几百遍的歌能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不像自己,还要费心去掩饰泪痕。再往那边的温尚翊低着头,状似什么也没发生的专注地弹着吉他。他把自己沉浸在音乐里疗伤,他还愿意,在自己的歌声里疗伤。





“泪水中能看到”





他有看见妈妈么?陈信宏不知道,但是他想温妈妈应该也不愿意再让她亲爱的儿子难受悲伤,她已经知道怪兽一切都好,她应该可以放心了吧。





“你真的/自由了”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13-12-25